首页赛赫新闻80后工程师亲历德国工业4.0现场

80后工程师亲历德国工业4.0现场

2015-11-30

         导读:一位来自赛赫智能的80后中国工程师,亲述如何将工业流水线出口到德国工业4.0大本营,并顺利协助其取得“欧洲CE认证”的过程。

         16年1月,当从公司那里拿到欧洲CE认证的证书时,时逢家里儿子的百日宴,历时大半年的项目终于完美收官,整个人充满了成就感。这是我们出口到德国一线企业“工业流水线”并在软件领域协助其取得权威认证,标志着我们以后不仅仅可以出口机电产品这种equipment,在工业4.0的流水线整条Line出口上,我们赛赫一样可以和欧美企业同台竞技,在技术层面和国外一线集成商也是平起平坐的。

         先给你们科普一下什么叫欧洲CE认证,小伙伴们可以去搜索一下度娘,“CE标志是一种安全认证标志,被视为制造商打开并进入欧洲市场的护照。CE代表欧洲统一(CONFORMITE EUROPEENNE)。要想在欧盟市场上自由流通,就必须加贴CE标志,这是欧盟法律对产品提出的一种强制性要求。”通俗来说,如果不通过CE认证就相当于“打黑工”,出了任何工工伤,企业老板要被抓起来坐牢的。

         好吧,不能总是自吹自擂,还是要写一下自己的心得体会,以及一些干货分享,在此抛砖引玉。毕竟我相信,未来走向世界的中国企业和工程师只会越来越多。

          感受每隔两小时就有15分钟的coffee time的德国工业文化

         我们这次是代表赛赫智能的机器人团队去德国的A集团为其自动化的流水线做机器人集成项目,A集团位于法兰克福地区Darmstadt市,目前是世界最大的汽车隔音材料供应商,在全球汽车零部件供应商百强榜中赫赫有名。

         刚来德国最让我惊讶的是,在工厂里,每工作两个小时就有15分钟的coffee time休息时间,人家工厂里面有个钟,每隔两小时会响几下,工人一听到钟声,就跑到小房间里开始愉快的coffee time了,吃着喝着再抽根烟,就跟学生时代的课间休息一样。当时我们就震惊了!这搁中国,绝对不可能。就连集团项目经理,一个法国人都看不惯了,私底下跟我抱怨,现在法国人的平均工作时长比德国高,可能看见我眼神中闪过一丝不相信,法国人和意大利人的不靠谱那可是全球闻名的。他解释道,现在法国经济不好,大家为保住自己的工作都拼了命的干活加班。

         好吧,尽管如此,德国的人工成本还是比较高的。A集团在德国还算是一家劳动密集型企业了,工厂里充斥着土耳其人和越南人,普通工人一般是1500-3000欧元一个月,一天实行三班倒,管理层每个月在4000欧元以上,就连门卫每个月也有2500欧元。有一次工厂一名40多岁的白人门卫跟我唠嗑,觉得我的工作技术含量挺高,一看就是高级工程师,收入应该非常高时,我告诉他在中国我们这种码农还没他一德国门卫收入高时,他都打抱不平的感叹一句what a fucking job!最主要人家房价还低的很,300万人民币都可以买一栋联排别墅都绰绰有余了,在上海估计300万只能买到外环外的公寓房。所以人家工人的幸福指数还是很高的。

         先别羡慕德国工人的高收入了,骂天朝水深火热。现在制造业全球化大浪潮中,高工资就意味着高成本和低竞争力,据内部员工跟我们透露,集团差点去年把他们这个工厂(专门生产隔音设备)关闭了,因为成本太高,年年亏损啊。最后管理层报上去一个项目,上马一个全自动化流水线,集团批了,于是来自我们中国的一帮制造商和集成商闪亮登场了。

         亲历德国工业4.0的优势——高效率、成本低、安全高

         先介绍一下整条自动化生产线完工后的状况吧,有视频为证,A集团现在量常较大的一种隔音棉(用于汽车发动机等隔音),工人将一张完整的料(毛胚棉)放入工作台,经过热成型机(德国人叫moulding),再由工业机器人将其从高温高压的热成型机中取出,置入冲切机(德国人叫cutting),一张料可以切割生产出两件成品,工业机器人(robot)再将切割好的成品取出,置入机器边的传送带,进行产品输出下线。

         生产的节奏是每40秒可以完成一个循环,一个循环可产出2件产品。其中量产较大的成品一件可以卖到约20-30欧,其原材料成本大约为2-7欧。从时间、价格、成本三个要素一比较,德国制造和工业4.0的威力就显现出来了。即使是和“物美价廉”的中国制造比起来,全自动化后的的德国生产线出来的产品还是有巨大的成本优势,而且防护措施异常安全,几乎不会出现任何机器误操作的工伤。

         

         A集团最早进行自动化生产线的改造中,是引进有价格优势的中国设备,压机来自国内知名的压机制造商H,最早配合H公司进行整线集成的是华东地区的一家知名自动化集成商A,他们的程序可能不符合德国本土的规范,或者结构不利于维护,多次修改后,依然没能通过DEKRA审核,所以至今没有通过CE认证。

         第一条线通不过CE认证,德国人可不敢开黑工,要求H公司更换更优质的自动化供应商,而我们就代表赛赫智能的机器人事业部闪亮登场了。我的工作任务就是负责项目集成,让一台工业机器人robot连接两台设备取料投料,再用一条工业传送带将成品输出到铁丝网保护的作业区,最后配合整个“工业自动化流水线”通过CE认证。

         也就是说,设备线要想攻入德国这个发达国家制造业的最顽固的堡垒,除了提供质量过硬物美价廉的设备外,还要拿下CE认证。这个“爆破手”的任务,就压在我们身上了。历史虽然有很多伟大的科学家和企业家书写,但落实到每一个小的领域的突破,还是默默无闻勤劳善良的小人物,就像我这样的工程师(码农)去突破,想到这些,居然有一股使命感和民族荣誉。

         爆破欧盟“CE认证”攻入德国工业4.0的堡垒

         要知道德国可是挑刺出了名的民族,民族性格中就是不停的给别人挑刺,做人吹毛求疵可能会令人产生不悦,但是对产品吹毛求疵可是成就了伟大的德国制造。他们把安全规范、产品手册、文档说明做成documentation,非常精细复杂专业化,而申请欧盟CE认证更是少不了这些documentation的东西。

         那折磨人的CE认证标准是什么呢,简单来说,检验设备安全方式的极端思维就是,假设一个工人想在设备上自杀来伪造生产安全事故,看看有没有环节有纰漏能让这个人故意被机器杀死。这就要求在安全逻辑和设备细节上严防死守,不能给人在安全方面有任何可乘之机,当然,世上没有绝对安全的机器,after all, machine is machine,但是不能由于设备的设计或者程序逻辑造成事故。

         其实15年4月份我就到了项目现场,前期做了很多“无用功”,包括熟悉和翻译这边的一些文档,正式开始写程序的时候,采用模块化和面向对象的结构,分为压机控制、机器人控制、数据传输、外围安全设备控制、执行机构控制。力求做到条理清晰,把德国人擅长的“整理狂”的思维模式,应用到程序编写上,使我们的程序条理清晰,可以迅速检索和故障排查,整个调试过程中,都可以比较快速地解决问题,在每次自动联调时,都可以迅速地过一遍程序逻辑,胸有成竹。夏天的时候工厂请了德国本土专业的电气公司来审我们的程序,评价相当不错,基本没什么整改要求。

         最后客户集团项目经理交给我CE评估报告,大家都很开心,不但是我们解脱了,他也终于从这个项目解放了,压抑了很久的我们,过了CE后我们去酒吧狂喝啤酒庆祝,大家欢笑,碰杯,知道一个个都晕头转向。回想这近一年来,在地球的另外一端,顶着巨大压力和强烈的思想情绪,终于咬着牙坚持了下来。刚出发时,妻子刚怀孕,回来时孩子都快两个月了。在妻子最难受,最脆弱最需要我时,我却没在她身边,奋战在国外的项目上。我的父母和家人也都轮流放下手头的工作,代替我照顾我的妻子和儿子。他们的理解与支持,是我坚持下来的动力。

         很多小伙伴还停留在“中国制造”只是廉价劳动力代工的印象中,主要设备还是从德国美国进口,太out了。看看国家商务部对外贸易的数据吧,这些年中国出口的第一大类产品就是“机电产品”,金额远远超出传统的服装、农产品,只是国产设备的品牌宣传力度比较差而已。就算是德国工厂在进行设备更新改造的过程中,物美价廉的中国硬件设备也是很受青睐的。但由于我们的软件、控制逻辑和国外相比还是有短板,整条生产线级别的整线出口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少,一直被一些硬性的认证如欧盟的CE,北美UL等挡在门外。

         成功通过整线“CE”认证,对个人来说不仅仅丰富了知识链和眼界,还增加了自信心,中国工程师在技术上不比国外同行们逊色,现在反过来看,其实各种认证也不是很难,只要一个公司有扎实的技术基础,有完备的质量控制体系,各种国外认证并不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反倒是做完这个项目后,觉得我们国内对设备的安全性要求让人觉得有点不放心,在做方案是客户出于成本需求降低安全器件的等级让我觉得心里发虚,不过我们国家现在也渐渐地对这块重视起来,我觉得以后在整线层面上,我们跟高端欧美制造商同台竞技的机会也将越来越多。

         从“中国制造”到“中国智造”,一定会在我们这代人身上发扬光大,曾几何时Made in Germany是英国人羞辱德国人的方式,到现在令人膜拜。只要我们发挥工匠精神,站在客户的角度去审视产品,坚守职业道德,让越来越多有责任感的企业成长起来,我相信以后Made in China,一定也会成为让人信任的一串文字。

         作者简历

         顾大雄,1985年,上海大学硕士研究生

         现任赛赫智能(上海)股份有限公司机器人事业部技术总监


查看更多新闻

关于我们

About us

地址Address

中国 . 上海市宝山区长逸路188号

电话TEL

021-36411636

邮箱E-mail

service@sh-machinery.cn